主页 > S生活妝 >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(上):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>

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(上):全世界人民都知道

2020-06-15

2013年初,在中国有两本语言风格迥异,影响意义可能曲径通幽的书面世,都算热卖,虽然程度不一样,不过引起的反响,争议,讨论,关注倒是都很热闹。一本是李承鹏的《全世界人民都知道》,一本是柴静的《看见》。

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(上):全世界人民都知道

《全世界人民都知道》是李承鹏从2008年到2012年的blog杂文结集,他在本书以黑色幽默与犀利的语言批评时事。《看见》则是柴静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部的《新闻调查》栏目时的工作为线索,详细纪录透过职业所看到的和思考的中国当下问题,以及自己和中国新闻业的成长,比较像专题散文。

体育记者出身的李承鹏,当年以严厉批评中国足球和足协黑幕闻名。汶川地震后,开始以时评的方式在blog上撰文针砭时弊,批评政府和制度的不合理。也许是四川人的缘故,他的文风泼辣犀利,措辞大胆直白,有时以极其大众化甚至「庸俗化」的比喻方式批判时政,虽然让在中国威权体制下的读者吓出一身冷汗,但却又令人觉得酣畅淋灕。

李承鹏的杂文内容都紧密围绕着社会关注度较高,且与人民贴身生活相关的时事议题,例如无照营业的个体小商贩与「城管」群体的冲突(注一)、中国温州高铁事故风波、强制徵地与钉子户、户籍制度导致的城市与农村问题、不同发展水平城市间的民众流动工作与疏离问题、食品安全、高房价、豆腐渣工程、贪腐、学术界精神媚俗等等议题。

李承鹏的写作方式有些类似早年的韩寒,但更高端更冷峻。以一种略带粗口的冷嘲热讽甚至「谩骂」来抒发对不良或不法事件的不满与愤怒,并以「忠言逆耳」的方式一针见血指出制度不合理所造成的弊端,逼使民智无法理性。渐渐地,他被大批网友追捧为「公众意见领袖」。因为他用生动有趣的文字帮助广大民众达到了「精神上的发洩」,也让民众愿意更深层地去理解一个事件不是孤立存在,打破教条需要的不是盲目狂热,而是以逻辑找出本源。

不可否认,除了针砭时弊,他的文章受欢迎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于极强的文字感,有时不免有「耍嘴皮」之嫌。而这也成了反对者一个很有力的批评藉口,因为这样很容易就可以把「油腔滑调」、「哗众取宠」这类词安在他头上,然后转移大家对事件本身的关注和思考。

关于现代网路社会快速发展下网友「三分钟热情」,李承鹏也说,大家现在上网的习惯就是关注事件→指责权势方→不同意见者互相攻击→被新事件吸引→重新开始下一轮模式。

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(上):全世界人民都知道

关于李承鹏的文章,因为他总是从一个普通公民的角度出发,认真分析不合理事件发生的缘由,或者从人性角度白描底层生活人们的辛酸,以及人民极度压抑后爆发的无奈。就是因为,他对很多事件看得很深刻,骂得很犀利,而且骂得很对,所以才会引起那幺多共鸣。

另一方面,他做为一个时评人和作家,除了真诚地呼吁体制改革,关注平民百姓的生活状况、尊重基本人性尊严以外,真的很难给予大众更进一步的解决方案和建议。其实这困境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,是中国所有社会良知作家与撰稿人的困境。这些文化人只能透过抨击,激起普罗大众一起来思考社会问题,进而一点一滴改变已经被扭曲的价值观。

因此,《全世界人民都知道》的读者,当然有愿意思考的、有感同身受而质疑体制的;但也无法排除有人仅是为了骂爽而已,依然不愿独立思考的,而这点就成了批评李承鹏者所指称的,李承鹏的作品只是在「无限扩大黑暗面」。

2013年初,《全世界人民都知道》的全国签售会,掀起了不少风波,例如,因为体制压力,所以全程不许说话,只能和读者/粉丝用纸条交流;李承鹏也曾在会场被掌掴指为汉奸等等。幸好,李承鹏坚持下来了,努力继续着签售会,并到一些大学演讲。

本书的序言《尊严》里,他说:「和大部份人一样,我是一个爱国者,祇有生活意见没有政治追求,可我这样的表达方式常让人不舒服。」、「我的写作不是为了真理,真理离我太远,我只不过为了智力的尊严,记忆的尊严,亲情的尊严,表达的尊严,生育的尊严……以及死去的尊严。」

有网友说政府既然允许让书出版,也允许签售会,但不允许现场交流,其实是掩耳盗铃的作法。李承鹏自己的某篇blog里也写过,他曾经听过内部消息说有领导认为他的批评「只是尖锐了一点,但还是可以接受的」。真希望,中国政府真的不需掩耳盗铃,能够光明磊落面对批评,不只是「可以接受」,能完全从民众利益出发,「尖锐」也是讨论,而不是永远停留在「批评」上,那幺,李承鹏真的就可以如他自己所说:「安心写诗去了」。

注一:(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或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,简称「城管局」,是中国城市管理中负责综合行政执法的部门,现在城管部门逐渐纳入各地方的行政编制,成为行政机构「城管局」。)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