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K会生活 >一位台湾工程师独家告白:我如何考进全球龙头企业 Google? >

一位台湾工程师独家告白:我如何考进全球龙头企业 Google?

2020-06-14

一位台湾工程师独家告白:我如何考进全球龙头企业 Google?

在 Google 工作,年薪从 80 万到 700 万元都有可能。《财讯》专访一位从台湾雅虎奇摩跳到 Google 亚太区的工程师,第一手揭露他提升身价的关键。

今年初,一篇文章在网路上大量转传,大意是有一名网友参加同学会,发现同学在台湾 Google 上班,住超过 4,000 万元的房子,开 BMW X4,戴劳力士绿水鬼名錶,「全身的行头都很猛!」上网发文问「台湾 Google 的薪水有多高?」

「台湾的工程师真的是便宜又好用!」一位和 Google 合作多年的资深工程师说,「不信,你自己上 Glassdoor(美国薪资资讯分享网站)去查!」

《财讯》整理 Glassdoor 的薪资资讯,採访多位在 Google 、Facebook 工作的经理和工程师发现,Google 有一套精算每个人贡献度的系统,每个人都要削尖了头往上爬,因为,你如果不能证明自己的独特价值,也可能被请出公司;相反的,如果你能让事情因为有你变得不一样,年薪 700 万元也有可能。

美国薪资网站  资讯透明

你所在的地区会影响你的薪资高低,譬如,根据 Glassdoor 上由网友提报的资讯显示,Google 台湾彰化资料中心的维护工程师,月薪大约是 6 万到 6 万 8,000 元,没有红利,但如果你是美国的资料中心维护工程师,固定年薪约为 133 万元,加上红利等变动薪资,平均年薪约为 175 万元。考虑到美国和台湾的生活费、房价、税率等差距,做同样工作的薪资,差距几乎达一倍以上。

「Google 也会打算盘。」一位工程师分析,同样的研发工作移出美国就能省下一半的钱,为什幺不做?

通过笔试  飞去硅谷面谈

再以软体工程师为例,根据 Glassdoor 的资料,在台湾 Google 实习的软体工程师,月薪是 4 万 2,000 元,如果是正式的软体工程师,年薪可达 144 万到 155 万元,如果做到第三级的软体工程师,年薪可达 220 万到 250 万元。

《财讯》调查,Google 、Facebook 等大型网路公司,区域主管的年薪,约为 200 到 300 多万元,为了避免高薪挖角大战,「各家的薪资水準都差不多」,一位资深工程师观察。

但是,如果你让 Google 总部认为,你的工作不只对台湾有影响,对亚太区或全球市场都很重要,你的薪水才有可能真的三级跳,在美国硅谷总部,同样做第三级软体工程师的工作,年薪能冲上 420 万元,如果加红利,有机会冲上 747 万元。在硅谷,不只 Google 提供这种薪水,Facebook 在硅谷的工程师,固定年薪也有 420 万元,加上红利也能达到 510 万元。

但是,台湾工程师有机会能做到 Google 亚太区的工作,甚至到硅谷上班吗?

这一次,《财讯》採访一位 37 岁的台湾工程师,他在澳洲拿到学位后,从台湾雅虎奇摩做起,再争取到 Google 亚太区的工作,后来又被 Facebook 挖走,变成各家公司抢着要的人才。

要拿到好工作,人脉是第一道门槛。「很多好缺,根本还来不及 po 上网,就已经被拿走了。」他说,台湾的网路公司工程师之间,有一个圈子,不管你是雅虎、微软、Google,这些商场上互相较劲的公司,私底下工程师、工程主管之间都互相认识,对彼此的本事、个性都互相了解,而且经常聚会,「就我所知,很多微软的工程师就跟 Google 的同业很熟。」他分析。

他回忆,打进这个圈子后,有一次,他接到在 Google 工作的朋友电话,有一个亚太区的工作出缺,他马上着手申请,第一关就让他印象深刻。

「人资拿了一叠厚厚的文件给我」,他回忆,除了制式的基本资料、个性评量,还有厚厚一叠的专业问题,要他直接回家,一个星期后再交卷,全是艰深、刁钻的专业问题,「不怕你上网查资料,问别人。」他回忆,那一个星期非常辛苦,他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一题一题推敲,「写到后面已经头皮发麻,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幺⋯⋯」

他把答案卷寄给 Google 人资,经过很多天之后,人资通知他,他通过考试,可以进到下一关,他收到 Google 寄来的机票,安排他飞到美国总部面试,他先经过由多位主考官组成的委员会,从各个方向抛问题,测试他的反应,整个过程中,他的反应和主考官的给分,都被记录下来,Google 内部研发了一套系统,一场测验下来,不只能测应徵者的能力,还同时给每个主考官打分数,评量每个主考官是否能公正、精确的了解应徵者。

最后一关,是由他未来主管直接面试,这时,他的薪水也大致谈定,「大约就是 2、300 万元」,他说,整个过程非常漫长。

不过,进 Google 之后才是考验的开始,「Google 的工程师都很聪明!」他回忆,不见得客户要什幺、长官要什幺,就会照办,这群人也不怕找不到高薪工作,如何让团队同事配合,变成他的压力来源之一。后来,他又跳到 Facebook,找到另一个亚太区的工作;但这一次,他不需要跟工程师协调。

适应职场文化  更为关键

《财讯》採访另一位从苹果跳槽到 Google 的台湾籍经理的看法,他也有同样的观察,「在苹果,只要什幺对公司好,大家就马上去做」,但在 Google ,由于管理制度更强调个人表现,「你可以自己提申请,要求升迁。」他说,在接到新工作的当下,主管就会提醒你要设定目标,要你做到哪些事,才能在两年后提出升迁申请。

在 Google,你要不要参加会议、要怎幺做,都能自己决定,但同样的,你提一个计画,找同事一起开会,对方也会盘算,这是否符合他自己的目标,决定要不要参加。光有工程能力不够,每个人都必须能有效的说服别人,有好的沟通能力,才能再往上爬。

这一次,Google 找台湾工程师打世界盃,走进 Google,只是拿到第一张门票,除了工程能力,如何突破沟通和协调的文化差异,才是台湾工程师能不能拿到硅谷薪水的关键。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